[]

三日后,西阳府。

“老前辈,这里的饭菜可还合你胃口?”

一家名为“龙门”的客栈里,马匪中那个知晓魏长天身份的年轻男子坐在老张头对面,客客气气的问道:“还需不需再添几个小菜?”

“不必了。”

老张头搁下筷子淡然回答一句,一言一行颇有一股世外高人的感觉。

不过旁边的阿狗就没有他这样能装,此时正左手拿着一只烧鸡腿,右手捏着一壶烧酒快活吃喝。

瞥了一眼小小年纪就这般饮酒的小丫头,年轻男子重新看向老张头。

“前辈,如今我们已抵西阳府有五日了,估计最多再有三天奉元那边便能传回消息。”

“您可确定魏公子如今就在奉元城中?”

“嗯,老夫自然确定。”

老张头“不耐烦”的挥挥手,似乎对男子的质疑很不满。

不过实际上他心里却慌得一批。

虽然这几天这群马匪一直好吃好喝伺候着自己,但看守的却同样十分严密。

自己的遁术还得六七天之后才能再次施展,如果在此之前马匪没有得到明确的消息,导致认定自己在诓骗他们

那结果就不必多说了。

啊!老夫还不想死啊!

心中哀嚎一句,老张头拂袖站起身来。

“前辈,你要去做什么?”年轻男子立刻也笑着起身。

“哦,我去院中看看风景。”

“是么?那我陪前辈同去。”

“随你。”

有些无奈的撂下一句话,老张头慢慢踱步来到客栈的前院。

龙门客栈位于西阳府最西边的一座县城之中,站在院里便可遥遥看见远处的茫茫大漠。

在这样一处地方落脚的人大都是些南来北往的商客和侠士,亦有不少像年轻男子一般混迹于西漠戈壁中的马匪。

如此鱼龙混杂之地讲道理应该很不太平,江湖儿女们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理应是常事。

但数十年来却从未有人敢在这里争斗。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龙门客栈的掌柜实力强劲,据说已有三品境界。

至于这样一个上三品的高手为什么会在这里开客栈其中缘由知道的人不多。

但“龙门客栈之内不得动武”的规矩在整个西阳府的黑白两道却无人不知。

甚至连官府追捕逃犯来到此处都要规规矩矩的,从来不敢拔刀。

“”

“前辈,一堆沙子有何好看的?”

站在老张头身边,年轻男子轻笑道:“您不如回屋歇着去吧。”

“”

老张头没有说话,只是用余光偷偷看了看不远处几个正在晒太阳的马匪,然后才将视线投向更远处。

“呼!”

枯黄的风滚草跳跃翻滚在黄沙之中,裹挟着大漠所特有的气味在无垠荒原上随风而动。

这原本只是再平常不过的戈壁景色,但就在几息之后,包括老张头在内的所有人的脸色却都突然为之一变。

因为他们都在这风中听到了一阵无比密集的马蹄声,粗略估计至少有百余匹好马。

并且更关键的是,这马蹄声竟然是从四面八方向此处涌来的!

“前辈!此处怕是将有大事发生,还请回屋吧!”

年轻男子瞳孔一缩,立刻便强行将老张头“请”回了客栈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