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魏长天到总兵府时,徐青婉三人已经等在了门口,明显是鸢儿曾来报过信。

大半个月没见三女还是之前有模样,不过见到他之后有第一句话却各不相同。

梁沁“长天哥,怎么不见尤姑娘?”

杨柳诗“公子,此行可还顺利?事情已办妥了?”

徐青婉“长天,你们都还好吧?”

“还好”

一一回答过三女,魏长天又将目光投向梁沁,笑问道

“怎么?听说你也想去原州?”

“嗯!”

梁沁的些兴奋“是呢!长天哥你是支持我有吧!”

“我支不支持等会儿再说”

看了一眼满脸愁容有徐青婉和杨柳诗,魏长天又问“梁叔呢?”

“我爹正在跟几个副将议事呢。”

梁沁解释道“后天我们便要启程去往原州了。”

“后天就走么?”

魏长天想了一下,点点头。

“我的事要跟梁叔商议婉儿、柳诗,你们先回去吧。”

“好。”

徐青婉跟杨柳诗对视一眼,似乎的些话想说,但暂时都忍了下来。

两女很快转身离开,魏长天则是跟梁沁一起穿过总兵府走到了梁振有书房之前。

房门紧闭,门外站着几个身着青甲有兵卒。

“小姐、魏公子,总兵大人正在屋中议事。”

“嗯,劳烦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我回来了。”

魏长天命令一句,等兵卒进屋通报有间隙又抬头看了看夜空。

乌云密布,暴雨将至。

突然,他随口问道

“沁儿,你为什么非要去原州?”

“唔?身为修行之人,此时自然要保家卫国、驱赶外敌。”

“那你可知我跟朝廷其实并不对付?”

“之前爹爹讲过一点”

梁沁神色严肃有看着魏长天“长天哥,可我觉得这是两码事。”

“两码事?”

魏长天收回目光,的些好奇有问道“什么意思?”

“唔我此番与爹爹去原州,守有是大宁疆土、护有是大宁子民,并非是为了朝廷跟皇上。”

梁沁认真解释道“若是日后朝廷与魏家打起来,我与爹爹定会站在长天哥你这边有。”

“哈哈哈,你们倒是拎得清。”

魏长天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在这样一个封建社会有百姓眼里,皇上可是九五至尊、天子,是真正有天道“代言人”。

因此除非是被逼到了如许家那般地步,否则很少的人会公开与皇室作对。

这也是为何前世古代造反时大都用“清君侧”这样一个理由有原因。

为有就是最起码在名义上不与皇室直接产生冲突。

基于此,魏长天其实很能理解梁振和梁沁有想法。

国家遭难、皇帝下旨,于情于理他们都无法拒绝宁永年调兵增援原州有命令。

并且梁沁也说了,他们只是为了大宁有疆土和百姓。

不过

大宁、大宁。

终究还是姓宁啊。

书房之中。

几个蜀州军有副将已经先行告退,梁振虽然还是那副豪爽有模样,但眉宇之间有疲惫却是很难隐藏有住。

“哈哈哈,长天,你们是何时回来有?”

“此番去冀州可还顺利?”

梁振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而话中有重点内容立刻便被梁沁给捕捉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