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咚咚~”

雨滴打在雕花的窗棂上,声音清脆得如同珠玉落地。

魏长天心念一动,将长着翅膀的红色嬴鱼召唤至空中。

“鱼妹,你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

“你能听懂我说话不?”

“”

“你丫到底是个活物死物?!”

“”

“尼玛!”

“”

一人一鱼大眼瞪小眼,魏长天沟通无果,只好无奈的再将气运嬴鱼收回体内丹田。

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十分需要一本“异世界穿越说明书”。

不过很明显并没有这种东西,所以一切都只能靠猜。

检测到宿主与本世界“天道”无关联,无法享受气运加成

从字面意思来看,这句话应该是指自己的运气并不受这个世界“天道”的掌控。

说白了,就是自己不论掠夺了多少气运都不会使得运气变好。

反过来也是一样,自己的运气同样不会太差。

这其实挺符合魏长天穿越之后的经历的。

不管是杀掉萧风也好,从沈然和宁永年那里掠夺来部分天道气运也罢,自己的运气始终都不好不坏,维持在一个十分平均的水平。

至于原因不用说,肯定因为自己是穿越来的。

想到这里,魏长天突然记起了天罗教里的那条“通天路”。

当时接引自己的天罗教弟子曾说过,通天路测的是“天资”,并非“天赋”。

如今想来,这“天资”恐怕指的就是“气运值”了。

而正因自己压根就不在这个世界的天道控制之下,所以才可以丝毫不受通天路影响,轻轻松松的便走完三百阶。

“嗯”

感觉自己的猜测越发靠谱,魏长天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不受天道影响这到底算是坏事还是好事?

“”

佛莲寺的慧安和尚曾咒过自己“善恶有报”,自己随口回怼了一句“事在人为”。

当时的魏长天完全是看那个老秃驴不爽才这么说的,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竟然真的掌握在自己手里。

可是我不想掌握在自己手里啊!

魏长天心底一阵哀嚎。

要是没有这档子事,自己现在怎么着也是“撒尿都能得到机缘”的顶级气运之子了吧!

即便比不上萧风,但最起码肯定要比沈然、宁永年他们来的强啊!

可现在呢?

毫无疑问,想要“躺赢人生”是彻底没戏了。

淦!

心情瞬间变得郁闷,魏长天沉默半晌,这才又扭头看了看窗外。

雨水弥漫,白茫茫一片。

再远处有阵阵青烟腾空而起,应该是有百姓在土地庙里烧香,祈求土地神显灵止涝。

翌日,四月初十,小满。

小满小满,江河渐满。

原本寓意着“风调雨顺”的俗语,对于如今的蜀州来说却好像变成了一种诅咒。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的是,就在天刚蒙蒙亮时,这场已经连下了七天的大雨竟然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停了。

很快,黎明初现。

朝阳瞬间笼罩大地,苍穹湛蓝绵云起伏,新生的红日不遗余力地尽吐万千光辉,就仿佛前几日的大雨是假的一般。

“雨停了!”

“老天爷终于开眼了!”

“呜呜呜,孩儿他爹!你快来看看,出太阳了!”

“淦,老子好不容易才歇工几日”

“”

察觉到雨停的百姓纷纷走出家门,站在依旧湿漉的地面上仰望着无比亲切的朝日,嘴中不停感谢着各路神仙。

而与此同时,一支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也从城西的涌泉巷出发,吹吹打打护着一抬花轿穿过大街小巷往城南而来。

如果是“娶妻”,新郎官魏长天应该要亲自登门迎亲。

不过“纳妾”就没有这个说法,需得新娘子自己上门,并且远不必这么大张旗鼓。

当然了,魏长天并不懂这些。

他对这场婚礼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要求——在礼制允许的范围内怎么隆重怎么来!

所以李素月和鸢儿才安排了八抬的轿子,唱班、乐班之类的也一应俱全。

除了没有迎亲的新郎,这副场面跟娶妻几乎没有任何不同。

“咦?这是哪家的喜事?”

“你不知道么?今日是魏公子纳妾啊!”

“魏公子?就是那个杀了柳相不是,杀了柳贼的魏公子?”

“正是!”

“嘶,也不知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倒霉不是,这么走运!”

“听说好像是一位悬镜司的女差役,容貌没的说,功夫还十分高超!”

“功夫?你指的是什么功夫”

“嗯?这位兄弟,刚才我就感觉你不对劲!”

“”

长长的送亲队伍足有近百人,走到哪里周围皆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男人们会小声议论上几句魏长天,女人们则大都死死盯着花轿面露羡慕之色。

许多小孩子跟在队伍旁边哄抢着喜钱,偶尔还会有大人也参与其中。

毕竟跟别人那种普通的喜钱不同,魏长天的喜钱可是货真价实的铜板,且张三每挥一下手都至少要丢出上百文。

唢呐声、恭贺声、吵闹声,声声入耳。

披红挂彩,吹吹打打,一路风光无限。

直到站在马车上的张三将一麻袋铜板尽数丢出,送亲的队伍也终于热热闹闹的抵达了目的地,在早已等在门口的魏长天美滋滋的注视下从正门进到院中。

轿帘拉开,万众瞩目,小徐同志闪亮登场。

浓如墨深的的青丝梳到头顶,乌云堆雪般盘成发髻,一支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长步摇规规矩矩横插其上,金丝流苏会随着徐青婉的步伐微微晃动,但又不会触碰到后者通红的脸颊。

“嘶”

“妾”盖不得红盖头,所以徐青婉如今这幅宛如天仙下凡的模样被一院子的宾客看了个正着。

今天得以来道贺的人都是楚先平、陈勃之类早就跟魏长天认识的人物,自然也早都见过小徐同志,甚至有人还很熟悉。

只是徐青婉此前一直在悬镜司当差,给外人的感觉始终是英气十足,众人哪里见过她这么柔美的打扮?

而今日一经得见

一个字,绝!

“吸溜~”

不动声色的咽了咽口水,魏长天一边往徐青婉那边走,一边在心中大呼前世资本家的营销手段竟然并非都是忽悠人的!

最起码,女人穿婚纱时的样子确实应该是一生中最美的。

当然了,穿过好几次婚纱的情况另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