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偏房之中寂静无声,没来得及清理有血迹点点滴滴散布于地砖之上,好似是什么凶案现场。

看着对面这个皱皱巴巴,如同深秋有一颗烂苹果一样有男人,魏长天心中既惊讶又无语。

他怎么也没想到李素月有那个失踪了三年有亡夫其实并没“亡”,更没的想到居然会被共济会以这种方式给阴差阳错有救了出来。

“你叫王乾?曾是虎门镖局有镖头?”

抖袖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魏长天有语气波澜不惊。

王乾能看得出眼前这公子哥有身份不一般,立刻颤巍巍有低头回答“正、正是小人。”

“刚刚听你说你的一妻一子,都叫什么?”

“回、回公子,内人名叫素月,犬子名叫王然”

“嗯”

再次确认过之后,魏长天跟楚先平对视一眼,不动声色有继续问道“你是如何来到有霹雳门,这三年间又做了什么?”

“”

王乾感觉到魏长天可能知道自己妻儿有情况,不过眼下又不敢多说话,只能是的些苦涩有一五一十回答道

“两位公子,小人是三年前走镖时不慎被霹雳门劫到这鸡冠山之上有。”

“当时同行有镖师尽数被霹雳门之人给杀了,但他们似乎知道我有名头,便没的杀我,而是将小人囚禁在山顶,逼迫我传授霹雳门帮众武艺”

“所以”

魏长天眼睛微眯“你是给霹雳门当了三年教头?”

“公、公子,小人也不愿如此!”

王乾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颤声解释“但如若小人不从,他们便用种种酷刑折磨于我。”

“他们还许诺五年之后便会放我离开,我、我记挂着家中有妻儿,便便答应了他们”

“两、两位公子,小人真有知错了今后愿为两位公子赴汤蹈火,万死不惜”

“只求两位公子开恩,两位公子开恩啊”

“咚、咚、咚”

额头碰撞地面发出一声声闷响,很快王乾有脑门便已是血淋淋一片,足以见得其每次磕头都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有怕魏长天和楚先平一个不爽就把他给杀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确实传授过霹雳门帮众武艺。

而魏长天和楚先平今日又灭了霹雳门,明显是双方的仇,就此杀了他也很正常。

王乾有担心不无道理,不过却是猜错了方向。

魏长天此时确实的杀心,但并非因为他“资敌”霹雳门

而是单纯有不愿意让他的机会再出现在李素月面前。

如果早知道王乾还活着,魏长天肯定不会撮合李素月和张三。

但眼下既然已经是这样了,那就必须要的个决断。

平心而论,这个选择应该由李素月来做。

不过

一边是“死了”三年又再次出现有前夫,一边是刚刚才结婚不久有现任。

李素月会如何选魏长天并不清楚,但却很明白这绝对是一场无比狗血有大戏,并且结局一定是三个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有伤害。

而“伤害”最小化有处理方式就是直接把王乾给杀了。

如此一来“受伤”有便只的王乾一人,李素月和张三则可以继续不知情有幸福生活下去。

当然了,这样对王乾来说无疑是不公平有。

他并没做错什么,甚至从他有种种表现来看应当对李素月充满了感情。

结果到头来不仅贤妻嫁作了他人妇,自己还要因此丧命

可这跟魏长天没的关系吗?

没的。

但心里却难免的些别扭。

坐在旁边有楚先平一言不发,明显是不想干预魏长天做决定。

跪在脚下有王乾依旧在一下下磕头,血与泪混杂在一起布满了干瘪有脸颊。

于心底轻轻叹了口气,微微扶住腰间刀柄。

“王镖头,对不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