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昏十分,魏长天的马车驶离李府。

与来时不同,这次李刊一路送到了大门。

李阳对他爹的转变十分惊讶,更好奇他走后两人到底说了什么。

不过李刊当然不会告诉他,只是看着自己的儿子重重叹了口气。

为官者,越往上走就越危险。

他本想处在夹缝中独善其身,可谁曾想到头来居然被一个小辈给拿捏了。

时至如今多想无益,只能期盼着魏家这个出了名的混世魔王靠点谱,别把自己带到沟里。

“唉……”

李刊这边为自己的命运担忧不已,而马车里的魏长天也是看着手中的两张纸摇头叹息。

一张是人证名单,一张是李刊刚刚亲笔写的“谋逆信”。

有了这两样东西,自己就算是掐住了李刊的七寸,不怕他以后不听话。

虽然这个结果基本符合来之前的预期,不过魏长天还是觉得过程并不算太顺利。

其实他一开始并没打算威胁李刊,本来是想把“巨额贪污”这张牌留到以后再用。

但当时李刊举棋不定,明显是信不过自己,最后也只好将牌提前打了出来。

把两张纸收进胸口放好,脑海中又一次想到了萧风。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啥,又在琢么着什么坏心思。

刚刚要是换做萧风,估计只需三言两语,李刊就得倒戈投降吧。

淦特么的主角光环!

魏长天愤愤的拉开车帘,放眼望去。

此时正行至闹市,行人摩肩接踵,路边店铺挂着的各色招幡迎风抖动。

自打两百年前与西边大奉的举国之战后,大宁便再未经历过大的战事,就连毒魔狠怪的妖精近些年都快被数以万计的“柳叶”杀干净了。

如此太平盛世,百姓自然大都也生活的滋润,甚至都要忘记了这份平静到底持续了多久。

视线的尽头,蟹壳青的天幕之上剩下最后一道温柔的橘红色暮光。

看着这唯美祥和的日落之景,魏长天突然没来由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

魏长天回到魏府时正好赶上晚饭时间。

他一直没回来,也没差人带回口信,陆静瑶等人自然是不敢先吃,便都守在院里等着。

然后就又等到牌桌上去了。

“夫人,您还有几张牌?”鸢儿皱着眉头谨慎问道。

“两张。”陆静瑶将纸片捂在手里,笑眯眯的回答。

“那……”

鸢儿一喜,轻轻将一张五放到了桌上。

“夫人,我出一张五。”

“十!”

陆静瑶瞬间把手里唯一一张牌丢掉,高兴的摊开双手:“我赢了!”

“啊?”

鸢儿愣了半晌,明白过来后旋即不满的嚷嚷道:“夫人!您骗人!”

“我、我这叫兵不厌诈。”

陆静瑶脸有些红,不过微微勾起的嘴角却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喜悦。

“公子就总是用这招骗我,想不到夫人也学会了……”

鸢儿撅着小嘴还欲继续谴责陆静瑶,不过却被秋云突然打了一下脑袋。

“输了就是输了,哪里来的这么多话!”

鸢儿一听就连秋云都不站在自己这边,一下子更委屈了:“公子也是每次都说这话!你、你们欺负人!”

“你……”

秋云看着快要哭出来的鸢儿大感头痛,而陆静瑶此时则更是内疚,忙不迭拉住鸢儿的手安慰道:

“是我不好,我以后打牌时不再骗你了,你莫要哭呀。”

“夫、夫人此话当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