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府。

就在萧风急匆匆的向这里赶来之时,魏长天和陆静瑶则是刚从秦彩珍那里出来。

陆静瑶的名分是妾,所以过门仪式十分简单。

小轿抬进门,拜过魏家列祖灵牌,见过婆婆基本就算完事了,甚至连前来道喜的宾客都不能见,全部是由魏贤志出面应付。

陆静瑶今天还算配合,虽然中间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但倒是没再寻死觅活的,看来心中已做出了选择。

不过有件事却仍始终无法放下。

“魏长天,我有话要对你说。”

一群人行至一处假山旁时,她突然停下脚步,表情似有些挣扎,声音也很小。

魏长天跟着站定,拿侧脸对着她冷声提醒道:“你该叫我什么?”

“……”

陆静瑶的表情瞬间僵住,半晌过后才咬牙闭眼,颤抖着换了个称呼。

“相、相公……”

“……”

拿捏了!

妥妥的拿捏了!

这细若蚊吟的两字一出口,魏长天恨不能当场仰天大笑。

他好似突然明白为什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了”。

越难征服的越有成就感,越容易得到的越不会珍惜。

所以……舔狗万万做不得啊!

虽然心里暗爽,不过魏长天表面还是不动声色,冲前面的几个丫鬟交代一句:“你们走远一些。”

“是,公子。”

这些丫鬟都知道自家公子跟夫人并不是“情投意合”,所以闻言立刻就远远躲开,生怕听到些不该听的惹祸上身。

见她们走远,魏长天这才迈步走到一处凉亭中坐下,看着身段玲珑的陆静瑶开口问道:“想说什么?”

“说吧……只要不是为萧风求情。”

“……”

陆静瑶本欲脱口而出的话一下子被堵了回去。

她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走近一步坐到魏长天身旁,玉手轻轻伸过来,竟然破天荒的主动挽上了后者的手臂。

很快,温柔的低语在魏长天耳边响起。

“相公,其实奴家与萧风只是萍水之交。”

“我之前之所以会那样说,只、只不过是不想嫁入魏家的说辞。”

“但现如今我与相公已拜过天地…更何况经昨夜一叙,奴家已知相公并不似坊间传闻那般暴虐,实则已将整个真心托付与相公。”

“所、所以萧风的生死并无所谓,但奴家却不想相公因我而杀一个无辜之人……”

“……”

好家伙!这女人居然还有如此心机?

周身清风徐徐,魏长天听完陆静瑶的“深情坦白”后不由得有点惊讶。

虽然这番话在他这里漏洞百出,但其实却可能是能救萧风一命的唯一办法。

毕竟陆静瑶并不知道魏家与萧风的血海深仇,只当自己非要杀素未谋面的萧风完全是出于“夺妻之恨”而已。

也幸好自己是穿越来的,要是换做原主恐怕早就被骗的找不到北了。

啧啧啧,难怪小说里陆静瑶能帮萧风把手下势力打理的井井有条,看来确实不是一个只会吟诗弹琴的花瓶。

而对付这种女人,就必须得表现的比她更加深不可测!

沉吟片刻,魏长天并没有直白的拆穿陆静瑶,而是把她握紧衣角的手掌一点点掰开,轻笑道:“你不用这么紧张。”

陆静瑶微颤一下,勉强隐藏起脸上的慌张:“此事错在奴家,怕相公惩罚,自然会紧张。”

“呵呵。”

魏长天斜眼看去:“两情相悦,你有什么错?”

“奴、奴家与萧风之间真的清清白白,哪里谈得上情字。”

陆静瑶的语气似乎有些委屈:“相公是不相信吗?”

“信不信先另说。”

魏长天摇摇头,把手臂从柔软的香怀中抽出,扭头看向凉亭外正在盛开的一团团绣球花。

茂密的枝叶修剪整齐,几乎挡住了半人高的视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