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一早。

离京城约么十几里地的后丘村依山傍水,村前有条不宽不窄的小河,河泥黏细泛白,行家都叫做“玉泥”。

而也正因有这玉泥,后丘村曾有过两座官窑,专门为宫里烧制各式瓷器,款印堂名——“后丘”,一度是先皇的最爱。

不过好景不长。

十几年前,负责管理这两座官窑的督造不知为何惹恼了某位大人物,自己身首异处不说,连累后丘村的官窑也被布政司一纸告示封停,且全村地界内五十年不许再建瓷窑。

打那开始,整个后丘村便飞速衰败,户籍人口连年减少,仅剩的一些老弱病残连地都种不了,只能靠倒卖点玉泥勉强维持生计。

这日子本来就很难过了,可偏偏最近又闹了妖。

一只肥头大耳的野猪妖,并不算多么厉害,不过却也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半月下来已经吃了村里十几口人。

衙门管不了这种事,只能把情况层层上报,交由悬镜司专门负责妖异怪志之事的柳叶处来处理。

可谁料到,就在柳叶处的两个“铜叶”大人今日匆匆赶到之时,那个猪妖却已经抢先一步四蹄朝天了。

……

“萧少侠!您可真是我们村的救命恩人啊!”

河水浅却湍急,水流冲击在小象般大小的猪妖尸体上,溅起的飞沫晶莹剔透。

两个腰间佩着柳叶刀的男人此时正站在河水中查看妖尸的情况,而岸边则围着一群破衣喽嗖的村民,为首的白发老者正满脸感激的对一个年轻人说着什么。

赶个路都能顺便见义勇为,此人只可能是萧风了。

“老人家,我只是顺手而为,不必放在心上。”

萧风表情温和,彬彬有礼的拱了拱拳:“既然官家的人已经来了,那我就先走一步……”

“等一等!”

白发老头一把拽住萧风的衣袖,扭头对旁边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急匆匆嘱咐道:“孙女,快去把咱家祖传的那块玉牌拿来!”

“晓得了,爷爷。”

小姑娘应了一声后就迈着小碎步转身跑开,脸上似乎有些红晕。

萧风略有些疑惑:“老人家,你这是……”

老头表情严肃的答道:“少侠,您既然毙杀了猪妖,那就是我们后丘村的恩人!”

“我们村子穷,拿不出金银珠宝,不过却有一块从祖上传下来的玉牌,据说有大神奇之处。”

“我等愿将这玉牌赠予少侠,以报救命之恩!”

“这……”

萧风略一沉吟,并未推辞:“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少侠千万莫要如此说……”

“……”

作为主角,不管干点啥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势必伴随着大收获,大机缘。

很明显,这个什么玉牌自然也会是一件稀世珍宝。

对此萧风早已习惯了。

而就在他一边应付着村民一边坐等宝物到手之时,不远处那两个佩柳叶刀男人的对话却让他不自觉微微皱了下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