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西紧紧的看着道尔的模样。

她很清楚,她一转身,道尔报复性的行为会持续。

而且,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

她眼眸看向了他的右手。

当时出车祸的时候并没有注意那么多。

此刻却能清楚的回想起,车祸发生时,道尔毫不犹豫不顾生命的把她紧紧的护在了身下。

而他的右手,彻底的被变形的轿车挤压伤害。

才会导致。

他右手的残废。

她说,“道尔,你不是说,我可以帮你完成你设计的梦想吗?”

贝西问他。

质问他。

道尔眼眶红透,他说道,“我也以为我可以这么伟大,可以接受自己所有的无能,我可以没有任何怨恨,毕竟我们还都活着,从死亡边缘活了下来。

发生事故那一刻我甚至在想,只要你活着,什么结果我都能承受,哪怕是死了也行,还在乎什么,残废不残废。

道尔的话,带着很强烈的自嘲。

大概是,自己都在瞧不起自己。

“然而......”道尔声音哽咽,又努力在让自己平静,“当我真的拿起笔,连笔都握不住那一刻,我才知道,我真的,没有那么洒脱,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无所谓,我很崩溃。

我脑海里面全部都是我对设计的灵感,那么强烈,却又那么无力!从现在开始,我已经表达不出来了,我想要的那些时尚设计,那些设计都会枯死在我的脑海里,再也不能让所有人知道,再也没办法让所有人知道了!”

贝西真的理解道尔此刻的难受。

作为设计师,作为甚至可以用痴迷设计来形容的设计师,以后让他再也不能做设计了,他内心会有多难受。

那种无助和绝望,会让他多痛苦。

她说,“道尔,对不起。

道尔微怔。

他眼眸看向贝西,“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不是我,你的手不会出事儿。

“是文森对我的报复,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反而是我,差点连累了你。

“但事实上就是,你确实为了保护我,导致了你右手的残疾。

“我没有怪过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