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叔被眼前的画面吓到了。

他看着鲜血掉在病床上,脸色都变了。

连忙上前焦急的说道,“安小姐,你松口,你松口......”

安暖完全听不进去。

她有那么一秒,真的很想和叶景淮同归于尽。

忠叔没办法,只得让保镖过来强行的掐住安暖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松开了叶景淮的舌头。

唇瓣分开的两人,血更加狰狞了。

叶景淮唇瓣被染成了鲜红的色彩,脸上的血色却白的吓人。

他紧紧的看着安暖。

安暖也冷冷的看着他。

叶景淮大概是说不出来话了,舌头不知道被咬破成了什么样子,他只是看着安暖,他只是眼眶猩红的看着安暖。

看着她发泄的愤怒。

忠叔连忙叫来医生。

医生想要去检查叶景淮的伤口,叶景淮却紧闭着嘴唇,无动于衷。

血也被他紧紧的包在口腔中。

“统帅,麻烦你张一嘴,我看看你的伤口。”医生恭敬,又带着焦急的口吻。

叶景淮的眼眸却紧紧的看着安暖。

很想问她,发泄够了没有?

发泄够了的话,可以吃饭吗?!

但他怕一开口,血就喷了出来,他不想在她面前,那般狼狈不堪。

“统帅......”医生不知所措。

也不敢强迫。

安暖也不说一句话。

唇齿间都是叶景淮血液的味道,早就掩盖住了,刚刚粥的味道。

只觉得口腔中,血腥一片。

忠叔咬牙,他知道不能指望夫人,只能匆匆的跑出了病房,给秦江拨打了电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