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景淮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上次回去,他甚至都没有看过一眼,现在又是大半个月不见了。

他挂断了电话,放下了手机。

放下手机,看着窗外。

这里办公的地点,楼层不高,放眼望去,却没有任何阻挡物,一望无垠。

他点了一支烟。

抽了几口。

在他旁边的秦江一边玩着游戏一边说道,“楠尘给你打电话了?”

“嗯。”

“说了安暖的事情?”

叶景淮深吸了一口烟,没有回答。

“要不明天回去一趟吧。”秦江说,“反正这边什么都已经搞定了,明天晚上再回来就行,我帮你安排行程。”

说着,秦江就放下了手机,准备给他安排。

“不用了。”叶景淮抽着烟,“她不想看到我。”

“她不想看到你,你就这么躲着她一辈子。那你留着她做什么,还不如好聚好散......”秦江的话就这么哽咽在喉咙处。

叶景淮一个眼神过来,差点没有吓死他。

草。

就知道冲他发脾气。

有本事儿,他也这么对安暖,让安暖不得不臣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啊!

“反正我觉得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秦江嘀咕,“安暖绝不是你想的那么温顺,她不会逆来顺受。”

他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