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所有质疑的董事,全部都闭了嘴。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彼此,又看了看聂子铭。

聂子铭暗自咬牙,忍耐着暴怒的情绪。

肖楠尘到底是谁,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拿出100亿现金流不说,还能直接和秦家攀上了关系。

要知道当初顾氏集团都能讨好上秦家,他区区一个肖楠尘怎么做到的?!

断然不可能,是因为安暖搭线。

安暖的老公叶景淮虽然和秦江关系匪浅,但真正商业上的事情,绝对不可能这么草率,如此大金额的合同,不是说签就能签的。

肖楠尘到底哪里来的本事儿!

聂子铭咬牙,他不得不承认,他一次又一次你的低谷了肖楠尘。

而肖楠尘的如此强大让他有了更大的压迫感,他甚至有了一种,他已经斗不过肖楠尘的想法。

这种想法,让他全身都在抓毛。

却只能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有些安静的会议室。

夏正海站了起来。

脸上的笑意真的是毫不掩饰。

刚开始留下肖楠尘可能还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现在简直就是翻身农奴把歌唱。

他说,“还有谁有异议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