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

顾言晟的案件正式开庭。

君明澈作为公诉方,将顾言晟和倪兰的罪行进行了一一阐述。

然后受害者证人等等,一一出场。

包括,帝梓瑶。

帝梓瑶毫不留情的指控着顾言晟的所有罪行,包括她在医院期间,被顾言晟一家人虐待的所有事实。

顾言晟大概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死在女人手上。

他一直以为,他对女人的把控游刃有余。

殊不知安暖,帝梓瑶这两个他用尽心思的女人,现在却把他送到了绝境。

被告方律师没有给顾言晟和倪兰做太多辩护,所以整个案件受理得非常成功,尽管,顾言晟和倪兰怎么都不承认罪行,也在各种证据下,直接进行了宣判。

顾言晟判处的是死刑,缓刑二十年。

倪兰判处的是无期徒刑。

两个人这辈子,就都算是,完了。

宣判结束后。

安暖甚至看都没有多看一眼顾言晟,对于他的不敢置信对于他的情绪崩溃对于倪兰的嚎啕大哭,她都是视而不见。

离开法庭。

刚准备坐进轿车那一刻。

“安暖。”身后,突然有人叫她。

安暖回头。

她看到了帝梓瑶。

帝梓瑶主动找她,倒是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她其实很清楚,帝梓瑶就算知道是她从顾言晟手上救出来的,帝梓瑶也不会感恩。

毕竟帝梓瑶很清楚,安暖这么做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她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