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贪污,水落石出。

全场,震惊。

本以为已经既定的事实,却没想到,来了一个大逆转。

顾言晟坐在旁听席,如坐针毡。

他根本没想到,叶景淮居然还有这么充分的证据。

怎么可能?!

这件事情蓄谋这么久。

本以为一切做得天衣无缝......

顾言晟咬牙。

他告诉自己不要慌张。

撇开了贪污,还有强奸罪。

叶景淮不可能就这么顺利脱身。

他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

法庭上。

公诉方律师直言道,“被告律师一直在说嫌疑人是被冤枉的。可是他是被谁冤枉的?!由始至终,被告律师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回答。”

王律师笑了。

笑得真的是,有些鄙夷。

公诉方律师也不是一个小律师。

他经常打正方官司。

且成功率极高,在青城也是名声很大。

而王律师上庭时间其实不多,且主要战场也不在青城,在青城人心中,王律师也排不上榜。

这一刻王律师的不屑,直接刺激到了公诉方律师。

就听到王律师说,“叶景淮是被谁冤枉的,这难道不应该是公诉方需要解决的?!我们只能证明我们的无罪,如果我们还能找出谁在冤枉我们,那公诉方拿来做什么的?警察检察厅是拿来做什么的?!”

“你!”公诉方律师明显被讽刺得厉害。

法官也趁机给予警告,“请被告律师注意言辞!”

“是。”王律师对法官又尊敬无比,他说道,“我方能够提供的,肯定是我方没有犯罪的证据。至于我方被谁冤枉,还需公诉方做进一步调查。”

法官没有给予肯定回答。

但叶景淮贪污的犯罪事实,在这么多的证据证人面前,显然已经不成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