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重新回到房间。

这次一个人在属于她和叶景淮的房间内,不再是为了封闭自己,而是开始一点点,分析和思考,现在的案件。

她看了一下新闻。

今天只听到顾言晟说叶景淮强奸致死安晓......

安晓,死了吗?!

那天眼睁睁的看着安晓坐进了一辆豪华轿车,然后当天晚上就死了吗?!

她当时让秦江帮她查过了。

但因为后来叶景淮被抓,她也没问,秦江也没有告诉她,到底安晓和谁在一起,又做了些什么。

然而现在秦江又在江城被扣押!

安暖咬牙。

还真是,处处碰壁,举步维艰。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头条新闻。

新闻中再一次因为叶景淮的爆出来的犯罪事实,而变得异常的火爆。

安暖看了。

看着新闻中的有些昏暗的照片。

照片里面是叶景淮和安晓拉扯的一些画面,在一个酒店门口。

举止看上去,似乎有些亲昵。

接着,就是安晓从青城的护城河里面捞出来的尸体照片,打了马赛克,应该是已经浸泡得变形了模样。

安暖就这么看着。

看着安晓,就这么死了。

当然,也没觉得安晓能够活多久,要她作死,昨晚得死。

但真的死得这么唐突,还是让她有些接受不过来。

她原本以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