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景淮甚至在逃避。

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他和帝梓楠的婚姻。

尽管,安暖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所以这两个月,他宁愿麻木一般的工作,不停的工作。

试图把时间过得更快。

试图把这段时间过得更快。

然而终究今天因为公务回到青城,就还是来别墅了。

叶景淮转身也上了楼。

房间内,安暖照着医生说的,在勉强的给自己做腿部按摩。

肚子太大。

她现在想要摸着自己的腿都很难。

而且不得不说,她真的长胖了不少。

原以为怀孕不会长胖,只会胖肚子,到了孕后期才知道,孕激素的杀伤力。

她有时候胖到,都不敢照镜子了。

实在是有些丑了。

但安暖面对叶景淮的时候,倒还自若。

毕竟女为悦己者容。

叶景淮又不是她心悦之人,她不需要有任何情绪波动。

“你躺下,我帮你按摩。”叶景淮走到安暖身边,直言道。

“不用了。”安暖说,“医生说是生理反应,不严重,生产后就会消失。”

“躺下吧。”叶景淮还是让安暖躺下来。

她给安暖垫了一下枕头,给她调整了最舒服的姿势。

又用枕头给她垫了一下双腿,才帮她,细细的按摩了起来。

安暖真的很不习惯。

谁会让,堂堂统帅做这种事情。

但她,还是接受了。

只能接受。

房间中很安静。

叶景淮在帮安暖按摩腿部和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