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暖明显被惊吓到了。

秦江却一脸坦然,仿若早就料到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现在怎么办?”安暖有些激动地问秦江。

“还能怎么办,去都去了又叫不回来,只能去找他了。”

“在哪里去找?”

“谁知道,反正,找就是了。”秦江似乎也没有头绪,只是硬着头皮,让自己没那么紧张。

安暖咬唇,也在让自己冷静。

她捉摸着叶景淮应该不会蠢到,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对付一群人。

所以不会冲动的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情!

“先离开医院。”秦江说。

安暖转头看了一眼余涛,“你先在医院治疗,然后记得通知你的家人来接你回去,我们可能暂时不走。”

“好。”余涛连忙说道,“你们也要小心。”

“放心吧,照顾好自己。”

安暖跟着秦江离开了医院。

回到轿车上。

秦江对着胡峰说道,“找个旅店住下。”

“为什么?”安暖眉头微皱,“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去找叶景淮吗?”

“你刚刚也问我了,去哪里找?”

“你不是说找就是了。”

“也得有个目的。”秦江直言。

“但也没必要现在开个旅馆休息吧,总要想点办法。”安暖有些无语了。

秦江要不要这么淡定。

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先去旅店再说。”秦江不多解释,口吻很坚定。

安暖努力让自己平静,然后还是跟着秦江一起,去旅店开房。

“开一间,标间。”秦江对着前台。

前台看了一眼秦江还有胡峰以及安暖。

从她的眼神,安暖觉得,她被当成了小姐。

其实安暖也不理解为什么秦江让开一间,分明还有多余的房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