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定要让安暖臣服在他的身下,委曲求取!

......

叶景淮吻了安暖很久。

安暖嘴都被他吻肿了,火辣辣的,分明有点滑稽。

叶景淮那一刻似乎还不满足。

修长的手指放在了安暖的唇瓣上,似乎是在擦拭。

力气还有些大。

“叶景淮,痛!”安暖眼眶有些泛红。

这货干嘛这么生气。

首先。

他们没感情,至少她一直强调他们不会有感情,所以她就算和其他男人有什么纠葛,他也不应该生气。

其次。

就算叶景淮和顾言晟一样见不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占有了,但是刚刚顾言晟碰都没有碰到她,他分明看得清清楚楚,他到底在气个什么鬼!

叶景淮放开了安暖的唇瓣。

眼底的愤怒,也在一点一点掩饰。

“你在气什么?”安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小气可以吗?!”叶景淮分明有些,故意泼皮。

“神经病。”

“是啊,神经病才会怕你被人欺负了,神经病才会觉得,你被人欺负了,比自己被人欺负了还要愤怒一百倍!”叶景淮冲着安暖,气急败坏的大吼。

安暖一怔。

所以。

叶景淮只是生气,她又被顾言晟那个禽兽不如的男人欺负了。

他在,过意不去。

不是在生她的气。

是在生他自己的气。

好吧。

她又有点被感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