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谈定。

“你把衣服穿上。”安暖实在受不了和一个果体这么面对面。

“我脚骨折了。”

安暖正欲开口。

“我手臂也骨折了。”叶景淮直言。

所以。

你tm怎么把衣服脱下来的。

安暖咬牙,捡起旁边被叶景淮扔掉的衣服,准备给他穿上那一刻。

“我要穿干净的。”

“你就穿了半上午。”安暖真的要炸了。

“那也是穿过了。”

安暖深呼吸,告诉自己不动气。

她走出浴室,风风火火的去叶景淮的房间拿了一套家居服过来,动手就要给他穿上。

“医生说不能洗澡,但是可以用清水擦拭身体。”

安暖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你帮我擦一下吧。”叶景淮说得,理所当然。

安暖真的很想掐死这货。

她控制情绪,去拧了热毛巾。

刚走到他面前。

“你还是扶我会床上躺着吧,我一只脚站立,累。”叶景淮又提要求。

安暖真的觉得,有一天她真的会被叶景淮气死。

她暴躁的放下热毛巾,扶着赤果果的叶景淮躺在了床上。

叶景淮躺好,大爷的说道,“好了,可以擦拭了。”

安暖气呼呼的冲进浴室,又重新拧了热毛巾走出来。

这次,叶景淮没再叽歪,还一脸享受。

安暖清洗了上半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